雄安在线-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! 登录 | 注册
您所在位置:首页 > 社会万象 正文

《西游记》别解,哪一件事让唐僧痛哭,猪八戒崩溃?

2018-09-10 来源:雄安在线 作者: 白马晋一 我要评论 阅读量:

文章摘要:《西游记》无疑是中国古代神魔小说的巅峰之作,它用批判性的文字,给我们展示了一副恢弘又深刻的神魔乱舞的画卷。更令人叹为观止的,还有作者反常规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譬如原著五十三回唐僧师徒怀孕,便可堪称精彩的一例。

 《西游记》别解,哪一件事让唐僧痛哭,猪八戒崩溃?

唐僧师徒
文:白马晋一
 
【一】
 
《西游记》无疑是中国古代神魔小说的巅峰之作,它用批判性的文字,给我们展示了一副恢弘又深刻的神魔乱舞的画卷。更令人叹为观止的,还有作者反常规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譬如原著五十三回唐僧师徒怀孕,便可堪称精彩的一例。
 
当时取经人途经女儿国外围,唐僧和八戒二人因口渴的缘故,误食了子母河的水。这河水可不能随便喝的,但经口腹,即会在里头结成胎儿,不日便要待产。这颇有点生物学上“无性生殖”的意思。
 
子母河畔老妇人家告知原委,可把唐僧吓坏了。一是因为惊惧,二是因为疼痛难忍,这位唐朝来的白面和尚面如死灰,也顾不上高僧的面子,双膝一软,便给妇人跪下,询问何解。
 
老妇人起初还在笑,但看见唐僧很认真地哭,也就收住了笑容。并指明了一个方向,“这正南街上有一座解阳山,山中有一个破儿洞,洞里有一眼落胎泉。须得那井里水吃一口,方才解了胎气”。
 
不用说,这个打杂的活,又交给悟空干了。
 
 
【二】
 
悟空取水之行并不太顺利。
 
原来,这解阳山上占着一位如意真仙,偏偏就不放行。悟空也担心水洒一地,保险起见,便又回程喊来沙师弟帮忙。
 
那屋里面,却是哀嚎一片,“三藏忍痛呻吟,猪八戒哼声不绝”。
 
两个男人在地上打滚,这个场景其实蛮滑稽的。调皮的悟空终究忍不住笑,取乐了猪师弟一番,呆子,索性就生了吧。
 
八戒扭腰撒胯哼着作出回应,“爷爷呀!要生孩子,我们却是男身!那里开得产门?如何脱得出来。”
 
行者捏了一下猪耳朵,笑道,“古人云,瓜熟自落,若到那个时节,一定从胁下裂个窟窿,钻出来也。”
 
瓜熟自落,大抵指得就是顺产。但男儿身终究没有产门,怎么办?悟空出了个馊主意,要不在胁下裂个窟窿,剖出来。其实,这就有点现代剖腹产的意思了。
 
八戒坚持不剖,又见悟空还有心思取乐,人生忽然绝望了,战兢兢忍不得疼痛道:“罢了罢了,死了死了!”
 
能让八戒这位曾浸淫天庭多年的将军(天蓬元帅)只喊救命,可见待产的疼痛指数。无怪乎今时有人感慨,世间最大的痛感,莫过于生产。
 
唐僧更疼得受不了,抖索地拉过悟空的手,含泪道,“你两个没病的都去了,丢下我两个有病的,教谁伏侍?”
 
圣僧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。
 
悟空嘟了嘟嘴,看了眼一旁的老妇人。老妇人忙堆着笑,这里有老身,这里有老身。
 
 
【三】
 
不禁要感叹吴承恩先生老辣、诙谐而又富含人文情怀的笔端。
 
老先生营造一个男性待产的滑稽场面,字里行间,却无时无刻不透着对古时劳动妇女的同情。
 
大抵在古时,囿于医疗条件的限制,孕产对于妇女而言,相当于横亘在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鬼门关。因此也就有了“儿奔生,娘奔死”、“母子见面,犹如阎王殿前走了一遭”的说法,感叹生产的不易。
 
而在一些古装剧里,但凡生产出现了状况,接生婆就会拉过家眷发问:“是保大还是保小”可见生命在断点处抉择的残酷。
 
当然,为了生命的传承,几乎每一位妇女都会义无反顾地走向它,迈过它。而女性为了人类文明传承抑或家族香火延续所承受的痛苦,老先生无疑要让男性也亲身感受一下。
 
但唐僧、八戒们丑态百出的表现,却让女性们贻笑大方了。
 
这些男人,根本无法承受生命延续之重。女性读者们每每读到此处,笑出了眼泪。不经意抹去眼角的泪,忽然又心中一颤,油然浮起一种莫名而崇高的感伤。
 
 
【四】
 
悟空终究顺利地拿到了泉水。
 
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天大圣,对自己武功相当自负的,如意真仙又怎是对手?
 
悟空的脚步声传来,唐僧、八戒连滚带爬地舀过一勺,又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直往肚子里惯。要不是一旁的老妇善意地提醒,莫再喝了,再喝恐将肠子都化啦。师徒二人恐怕要将一桶水全然喝尽。
 
且看原著描写。
 
“那婆婆即取两个净桶来,教他两个方便。须臾间,各行了几遍,才觉住了疼痛,渐渐的销了肿胀,化了那血团肉块。那婆婆家又煎些白米粥与他补虚。”
 
八戒呕了一身的脏,便囔囔地要洗澡。
 
一向不太说话的沙僧,好心上前道:“哥哥,洗不得澡,坐月子的人弄了水浆致病。”
 
八戒瞥了师弟一眼,没好气道,哥左右只是个小产,不讲究,不讲究。呛得沙僧黑得一脸。
 
这里描写,无疑又是老先生所睹生活经历的一种移植了。也可窥见当时民间的习俗,孕产之后的妇女,喝粥补虚是妥当的,但并不建议洗浴。这种风俗,似乎今时有些地方也有流传。
 
 
【五】
 
子母河的故事,就此告一个段落了。
 
但临了,擅写世间不平事的吴老先生,却不忘留下一个暗黑的尾巴。
 
且看。“那婆婆谢了行者,将余剩之水,装于瓦罐之中,埋在后边地下,对众老小道,这罐水,彀我的棺材本也!”
 
由此可见,这落胎泉水可以换钱。
 
大抵设想场景,往来女国的商贾(古时商贾多为男性),并不太知晓子母河的底细,往往重复了唐僧师徒的动作,怀孕了,难产了,死去活来了。老妇便笑盈盈地端出水,要不,流了吧,不痛。却摊开另一只手,分明要钱了。
 
也对,能要钱的时候,没人会想着要命。

Tags: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