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安在线-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! 登录 | 注册
您所在位置:首页 > 社会万象 正文

朱军否认性骚扰实习生 爆料人、当事人希望对簿公堂

2018-08-16 来源:雄安在线 作者: 搜狐娱乐 我要评论 阅读量:

文章摘要:最近网络上有大量关于“朱军性骚然实习生”的不实传闻。该传闻以匿名长图的形式在某非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首次发布,后诸多网络用户及媒体未经调查求证就冒然转发,引起巨大的舆论发酵。

     雄安在线:据新京报报道,今天中午,朱军委托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:

朱军方所发律师声明
 
 
朱军方所发律师声明
 
    最近网络上有大量关于“朱军性骚然实习生”的不实传闻。该传闻以匿名长图的形式在某非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首次发布,后诸多网络用户及媒体未经调查求证就冒然转发,引起巨大的舆论发酵。
 
    现已依法取证调查,已把匿名长图原发者及至今仍处于在线状态的新浪微博转发用户(经实名认证)起诉至法院,将通过法律途径追责谣言发布者。
 
    经过20天的调查取证,事务所在今天正式代理这起案件,目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也已正式受理此案。该声明还称,对继续发布及怠于删撤上述不实信息的网络用户及媒体,将继续依法追责,包括但不限于报案、民事诉讼、刑事自诉。
 
    20天前,也就是7月26日,网上一篇长文引起了轩然大波,微博名为叫“麦烧同学”的网友,爆料自己的朋友曾遭受央视名主持朱军的性骚扰。
 
    那篇匿名长文里写到,事发于2014年5、6月间,当时女生在央视的《艺术人生》节目组实习,朱军是该节目的主要主持人。由于拍摄实习纪录片需要,这位女生准备采访朱军。但朱军却隔着衣服对她进行了猥亵且不顾她的阻拦,后因别的嘉宾进来才中断。之后女生有去报警,但并未收到最终结果。
 
    该长文后经过王志安等众多大V的转发,影响力逐渐扩大,引起了巨大的舆论讨论。随后,这篇爆料微博已经无法查看。
 
    随后,新京报记者尝试通过短信联系朱军,但至今未有回应。
 
爆料人——麦烧同学
 
新京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“麦烧同学”,她说:
 
    “我在微博上第一次关注‘ME TOO’是在去年,今年也关注了一些高校性骚扰的案例,我是环境保护的,以前是做记者的,在7月份陆陆续续出现公益圈和媒体圈的性骚扰案例后,我也很震惊。7月26日早上6点,我起床点开微信看到朋友在朋友圈贴了锤子便签,讲了四年前被性骚扰的事情。当时看了下信息,意外的是女生敢站出来并且写的很好,反思也很好。
 
    7月26日当天的微博转发近1万3千条。因为我本身是做环境污染和传播工作的,所以会在微博上写一些环境污染的案例,平时也会有很多转发,但这是第一次转发量这么高。”
 
    谈及爆料这件事对她的影响,她说其实没有什么变化,但今天看到朱军委托发的声明,之后可能会要准备应诉了。
 
    她坦言现在还没有收到法院的传票,但从7月份就一直在接触律师,如果之后收到法院传票,也会以法律途径应诉。女实习生会当她的证人。
 
    而最近网传的她被房东要求换房,她也做了回应:
 
    她原本跟房东的合同签到的明年4月份,房东并没有要求她马上退房,目前她正在找新房子,希望能在10月份左右搞定房子的事。要说生活上最直接的影响,就是需要花时间精力去跟周围的朋友和父母解释,还要接受媒体的采访。
 
    网传房东因此事也受到了一些影响,当我们尝试通过“麦烧同学”联系上房东时,被婉拒了。
 
    前文提到原本的爆料贴现在已看不到了,新京报记者在求证是否是本人删除时,她回应我们称:她删了一些,有些原贴看不到是被屏蔽了。
 
当事人——女实习生
 
(遵从被访者本人意愿,不公开其姓名)
 
我们也联系上了事件里那位称“遭到骚扰”的女实习生,现在的她是一位从事传媒行业的自由职业者,做网剧的编剧。她说7月26日凌晨5点,写下4年前被骚扰的事情是因为了解到“ME TOO”运动,也突然得知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曾有过类似更严重的遭遇,这位姐姐写下了自己的经历,所以她也想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。
 
   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事发到现在,朱军及其团队、律师都没有联系过她。
 
4年前,推荐她去《艺术人生》实习的那位老师,在事发之后告诉她不要把这个事儿说出去,但此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她。
 
    当我们问她关于今天朱军律师团队的声明时,她说:
 
    “关于朱军律师团队的声明,我的回应是希望走到对簿公堂那一步,我非常想知道4年前报案之后的那些证据到底是什么结果,监控录像是否还在,以及这件事到底能不能有一个结果。”
 
    并且表示,如果真的走到对簿公堂的那一步,她会作为麦烧同学的证人出庭作证。

Tags: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